顶部 帮助 开播

博弈至高境界:盈亏同源(上)

守一

风险,风险!我们交易者最无奈,最不喜欢的可能就是这两个字了吧!

因为在交易者的世界里,风险代表着亏损,亏损代表着失败,失败代表着……

总之,很多不愉快的事情都是由这两个字引起的,我交流过的无数交易者,无不把制约风险放在自己交易系统中最重要的位置上。

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竭尽全力地优化自己的系统,以期望达到规避风险的目的,可现实却是残酷的,不论他们如何挣扎,亏损始终不断产生,从不停止,只是到底这样亏,还是那样亏的不同而已。

另一部分交易者认识到并提出了赢亏同源的理念,这部分人在他们的系统中制定了相当包容风险的规则,他们认为亏损是交易系统必然的成本,如果你刻意规避风险,这本身也让你失去了从市场上获取利润的机会。

可以说后一种交易者的成绩是远远好于第一种交易者的。

在后一种交易者中,相当一部分人已经作到稳定赢利的层次。

当然,我也知道前面说的这些内容早就已经有人说过了,而因为自己过往不同于常人的经历,使我获得了大量反复直面风险最本质一面的机会,而这些与众不同的经历,让我得出了独特的对于交易中风险的认识与看法。

“本来感觉80%可能出大机会的市场状态,结果没有出来,被刷了几次错过一次大机会后,心态一下就失衡,导致盘中乱做,最后亏了20%才停下来。”

在我自己打牌的过程中,经常经历比这极限得多的情况。

记得有一次打到最后,只剩我跟一个玩家单挑了,还有最后一张牌要发,台面上已经有3张方块了,我手上也有两张方块,其中最大的那张是方块J,我已经成花了。而我的对手还必须再发一张方块才能赢我,他手上两张牌一张是没有用的杂牌,另一张是方块K。

整副牌一共只有13张方块,现在我们两人已经拿走了3张方块,台面上也发出来3张方块了(一共台面上发5张牌,现在已经发了4张了还剩最后一张)那就是13-6=7还有7张方块,而一副牌去掉大小王一共52张,4人的牌局,起手牌发掉8张,公共牌发掉4张,削牌发掉3张,最后一张牌是从剩余的35张中发出,那么他赢我的概率只有7*35=20%,我的赢面是80%,对手的赢面是20%。

值得高兴吧?

然后,在发最后一张牌前,他还可以叫一次注。

他问了我一句:“你还有多少钱?”

我回答,“一共5万”

他说,“那好吧,我就下你全部的钱,5万!”

我不需要任何深层次的思考,只需要1秒就可以确认他是在"偷鸡",他现在手上的牌几乎没有可能比我大,但他通过巨大的下注,却实实在在给了我巨大的压力,因为他直接压了我台面上所有的身家。

虽然,我早已确定他是在"偷鸡"(希望通过巨大的金额逼迫我弃牌从而偷下底池),但总数超过12万的彩池,绝对金额依然给了我不小的压力。

我们两个算上最后一手各下了6万多所以总额超过了12万。

当然,我除了CALL,没有任何其他选择的余地。

开牌后发现他只有一个K,我自然相当高兴,因为我玩这个已经相当职业,心里默默地计算一下就知道我的赢面是80%,是对手的4倍,但我因为牌力领先他而高兴的同时,依然有相当的担心。

毕竟20%说高不高,说低也不是低到等于根本不会发生的程度。

2秒后,牌发了出来,真的就是一张方块!

我在概率、判断、计算、胆量等所有方面全部没有犯错误的前提下,却得来了失去一个六位数的彩池的结果。在前后不过3分钟的时间里!

请问,如果是你,作何感想?

虽然前面的事情从概率的角度上来说,确实可以说是小概率事件,但事实上我们每天打牌都会碰到,很多牌手一旦碰到这样的情况,都会一样心态失去控制,而在德州上你心态失去控制的结果是很可怕的—— 可能不到10分钟就让你再输10万。

所以,虽然我坚定的打“成手牌”(就是只在概率上赢面比对手大的前提下才与对手玩到底,这样做是因为从长期来看有显而易见的概率优势),但顶不住老是被人家小概率一把,而且绝对金额还都挺大。

空闲的时间,和一起玩牌的好友反复谈论:到底该如何规避这种情况发生?

谈论的结果很令人丧气,那就是——这一类的风险不论怎么去做都不可避免,称之为“系统性风险”。

所谓系统性风险,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是在一个游戏制定之初,就由它的游戏规则所赋予的。

系统性风险有以下的特征:不可避免,始终存在,赢亏同源!

大家可以简单地设想一下,如果假设那个人一样的牌,一样的打法,我们一共玩5次,那是不是可以说我获得利润的原因与获得亏损的原因是一样的,这就叫赢亏同源。

我这一次输台面给他的原因,就是:他想利用规则的允许来靠钱的绝对数量偷我机,然后又靠运气战胜了我。但下一次如果运气不站在他那边了,那么我赢到他那么多钱的原因依然是同样的,他想利用规则来靠钱偷我机,不然以他当时的牌力是没有可能全下我的。

纯粹从概率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情,那么这样的牌进行的次数越多,其实我获得的利润就该越接近理论上概率所给出的那个数字是吧?

我相信这点没有人会反对吧?但事实上,不是这样。

这是包括我自己以及观察了大量职业牌手的实战结果后得出的结论,那就是——实战得到的数值会因人而异,而不是都完美地和理论数值相符合。不同的人,结果有比较大的偏差。

如果概率统计出来的数据要因人而异,那这样的数据还有意义吗?

理论上的完美,为什么一经历实战的检验就会发生这样大的偏差呢?因为,我们承担的风险并不是只有“系统性风险”这一种而已。

在投机领域都听说过一些老话,比如:人才是最大风险源;最该小心的那个人就是我自己;等等。

这些话无不在向我们揭露另一种类型的风险,那就是人为主观性风险。

拿前面牌局为例,可以想象输了这把牌后我的心情是何等地难以平复?如果对自己的控制力稍微差一点,可能作出的决定就不是离开牌桌,回家独自胸闷去了而是再拿更多的钱上桌乱搞一气。

打德州几乎没有人不会碰到心态失去控制的情况。

所区别的是:

有些人可能一下失去控制几个小时甚至整个晚上,然后带着巨大的亏损离开牌桌。如果心灵没有失去控制,他是根本不会输掉这样离谱的一个数字的。

职业高手一般都可以在1-10分钟以内就平服心情,因为他们知道发脾气对事情的改变,根本没有任何帮助,只会让人有机可乘。

会把输出去的钱当作是暂时放在那条运气好的鱼那里,我们相信早晚那条鱼会把我的钱还回来,而且连本带利。

正是在控制心灵力量的偏差下,不同牌手在同样完美概率理论的作用下,得到的结果完全不同,而这类情况所对应的风险类型并不是赢亏同源的系统性风险,而是“人为主观性风险”。

人为主观性风险的特征为:

理论上都可以避免,只会造成亏损,不会带来赢利,都源自自己的失误。

可以说一个职业牌手素质好不好,主要就看他是怎么控制人为主观性风险的,因为系统性风险是不可控制,不可避免的,所以这样的损失是恒定的,并且利润也是恒定的,但这个利润还要减去人为主观性风险所带来的损失。

这才是“完美理论在实战中因为人的不同,最终结果严重偏差”的根本原因。

试想一个牌手只承受系统性风险(假设他完美),而你却既要承担系统性风险,加上承担人为主观性风险,那么只要你自己人为造成的风险,大过了你采用的系统所能带给你的风险与利润的差值,那你的结果早已经注定。

不论怎么研究下筹模式,怎么改进你的系统都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所幸人为的风险虽然巨大但却是可以克服的,当然也相当不容易,这需要能很好的驾御你的心灵,并能作到知行合一。终归是有出路的。

光面对前两种风险就已经很难了,可德州扑克并不只有这两种风险类型,它还有一种更高级别的风险类型需要你承担,而这正是德州扑克为什么能成为世界上最伟大,最流行的搏奕游戏。

策略型风险!

正是这种策略型风险,把德州扑克从赌博游戏升华成了伟大的搏奕。

所谓策略型风险有以下特点强加于对手或被对手强加于自身的风险,理论上赢亏同源但同系统性风险不同的是,这样的风险(与利润)并没有办法在概率上被衡量,而系统性风险可以被概率统计与衡量。

策略性风险并不存在干多少次就一定会成功多少次,或失败多少次的统计模型,因为它严重的技巧化与因人而异化。

简单来说,什么是策略型风险呢?

做股票的人一定知道股票市场有主力,主力会刻意误导散户,主力明明要启动行情却偏偏故意先来个大跌,导致我们看不清楚真实的方向,该买的时候卖,该卖的时候买。

这样的行为就是通过策略强加于我们的风险。

同样,如果我们看穿了主力的误导,就找到了最坚实的买入信心与证据。所以既会因为主力的误导而做出错误选择,也会因为主力的行为而获得机会与利润

这也是赢亏同源的。

但主力的操作分析起来感觉还可以,好象真的是有风险也有机会,但为什么到了真实的操作上,散户们总是吃亏受伤呢?因为这是由策略型风险的高技巧性所决定了的。

主力做出的操作都是建立在人性的对立面上的,要想你的操作能跟上主力的节奏,就必须能作出违背人的本性的操作。

这样的操作,如果没有建立在熟练驾御自己心灵的基础上,你是绝对做不出来的,这也正是市场上散户,总喜欢买入还没有启动的股票,而对主力发动行情的股票视而不见的根本原因!

主力控盘就是要通过他们的操盘技巧,来达到让股票的走势违背人性,从而让众多小散看得见却跟不上。

这样的策略型风险给予散户的结果,就是散户捕捉不到大的波动,来对冲他们固有的系统性风险,然后心态再变坏,再自己主动制造人为主观性风险,从而达不成到在市场上获得利润的目的。

从承担风险类型的区别来看,散户面对主力就已经很吃亏了,因为主力只承担两种类型的风险:系统性风险和人为主观性风险。

主力也是人,主力也会犯错,只是主力的水准比散户高多了,这就好象职业牌手对普通德州扑克玩家一样,大家都有错误,只是职业的犯的错比业余的少得多。

策略性的风险已经通过技巧的控制与违背人性的操作手段,把风险完全转嫁到了散户身上,同时还转嫁了部分系统性风险给散户。

散户就吃亏多了,不但要为系统性风险买单,还要承担自己因为经验不足或对市场认识错误或心灵失去控制所带来的人为主观性风险,同时还因为主力的操纵,被强加了策略型风险在身上,所以散户的成功率那么低,老赚不到钱再自然不过了。

有那么多风险类型需要对冲,散户获得的那些微薄的利润那里够看,只有不停的亏损自己的本金来对冲了。

其实,玩股票不太容易认识到第三类风险的存在。因为,股票的表现形式太过复杂了,但德州扑克却不一样,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象股票市场中的主力一样,通过技巧来运用策略,并达到误导对手的目的。

相对这点而言,股票市场很不公平,只能被人家用策略攻击,而却不能主动的对主力出手,唯一能做的就是,凭借自身能力来识辨判断主力的招数。

股票市场与德州扑克一样有三种类型的风险。或者说,任何搏奕的领域都会有这三种层次的风险。

其中系统风险是不可规避的也不需要规避,因为你规避它就也在规避利润;主观风险我们一定要规避,因为它本身并不能给你带来利润,但却需要用赢利来对冲,所以你规避的越多你的系统能剩给你的利润就越多;策略风险则是最难把握的一种风险类型,却同时也能带来最丰厚的回报。只是它的技巧性太强,对人的素质要求也及高,需要不仅要精通这个游戏,也能轻松驾御自己心灵的人,才能通过它逆转主力强加于你的风险,反而取得超乎寻常的利润。

策略型风险也不能规避,因为他是别人强加于你的,但美好的地方在于它也是赢亏同源的。即可以是风险也可以是利润,因人而异,看你的修行水准的高低。

但因为它反人性的特点,所以交易者需要拥有极好的应对策略与完美的心灵驾御能力,而这才是真正最难学的地方。

股票市场由于策略性风险的存在,所以它并不是一个纯概率型交易市场,它是一个以搏奕为主,概率为辅的市场。

决定你在这个市场收益的最根本原因并不是你算概率能力的高低,而是搏奕能力的比拼。

面对系统风险,我认为,最好的作法就是包容,而不是逃避。

系统性风险如同大海一样,而你我就如果行驶在海上的船。试问:海上的船如何能逃避海的风险?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出海,放在交易里就是彻底离开这个市场。

我们来海上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我们或许来是为了捕鱼的,或许是为了运输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我们一定是来追求利润的!

离开海就离开了被海吞噬的风险(并且这个风险始终存在)但也离开了我们想要的利润。

赢亏同源绝对不是简单的一句话,而是即使放在现实生活中也完全有效的理念。既然注定无法逃避,也不需要逃避,那我们除了在系统中去用合理的规则包容它,还有别的选择吗?

面对主观风险,最好的作法就是,正视“没有人是生而知之”,必须交的学费逃不掉。

在学习与实践的过程中会犯错,会愚蠢,更会天真!但最终会获得一个对市场或其他任何事物的比较客观的认识,也就是成熟了。

从开始学习到走向成熟的那个过程,在金融市场每个人都必须支付一笔极其贵的学费。

很多人都不想付,或少付。

但,除非你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不然该付出的始终要付,不如此就不足以真正走向成熟。

真正决定我们为这笔学费到底要付出多少的最关键因素,不在于我们的态度有多端正,或有多努力,而在于是否掌握了驾御心灵的能力。

如果能熟练地驾御你的心灵,那这就象是一笔一次性的学费,不在于它的绝对值有多大,而在于以后是否还会因为同样的事情反复交学费。

成长时付出,成熟后尽量规避。

面对策略风险,最好的作法就是,转化它。

“2000年的牛市运行的非常复杂,其间出现了很多次有惊无险的快速大幅回落。我在每一次大幅回落时都采用了止损策略来保护自己,但市场总是一次次的嘲笑我。身边的人都因不知死的逢低吸纳而一次次的占到便宜,这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三次无效止损后,我终于放弃了止损策略,结果就是那唯一一次没有止损的交易,让我亏损了6位数的资金。”

不知道各位从这段话中都读出来了什么,我运用博弈思维从中读出了不少东西。

不同的风险类型如果你处理不好,还会互相牵引,产生新的风险。因为自己被人强加了策略风险而不自知,导致了不但要承担这类风险带来的亏损,更引发了主观风险的产生,从而导致了更大的亏损。

这样的经历,我们是否感同身受?

从表面上看,这就是自己犯了错误而导致的亏损,但没有主力通过策略的针对,结果会是这样的吗?

有一部分人,不但没有亏损反而通过闭着眼睛的抄底行为获得了利益,而他却收获的却是无效的止损。

这段话刚好证明了博弈型风险赢亏同源,亏损原因正是其他人获得利润的原因。

上述经历告诉了我们,这个人的交易系统是顺势交易系统,同时我们也知道那些获利的人,使用的是逆势交易系统(不关他是否意识到他的行为模式也算是系统),那么市场上千千万万的交易者,市场主导者为什么单单要针对顺势系统交易者,从而产生让其他类型的市场交易者获得利润的机会呢?

答案非常简单,因为在一轮大牛市的市场环境下,顺势交易者是获利最丰厚的交易类型。

我承认,有些万中无一的短线高手或波段高手可以在牛市取得比趋势跟随更好的成绩,但问题是这样的交易者有一个显着的特点,那就是不可复制。

哪怕他告诉你他是怎么干的你都干不了!而正是因为不可复制,所以在整个市场上他们的样本实在太小,主力根本没有办法去针对他们。也没有足够的利益,让主力去主动选择针对他们。

但趋势跟随就不同了,趋势跟随系统是对于普通人范畴来说,在牛市可以取得的最好成绩的一种途径,主力如果不选择针对你,那么他必然会要多支付很多其他的交易成本,失去利润。

主力宁可让那些有着错误理念的逆势交易者得到获利的机会,也必须要打击到趋势跟随交易者,因为在他们看来逆市交易者赚到的钱,不算是真的赚到钱,他们本身的水准层次,决定了他们总会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把那些曾经赚到手的钱再次还回市场主导者那里,而且连本带利!

趋势跟随系统的交易者就不一样了,如果让他顺顺利利在高位抛出了他的筹码(或叫股票)这样的交易者可是真的会把利润给带走了的。所以两害相权取其轻,针对趋势跟随交易者,让有错误理念的人获得利益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回顾中国股票史,我们可以发现一个简单的现象,那就是每轮大牛市进行中,市场总会产生三到四次大幅度的震荡盘整区间来做为中续平台,在这些平台区间市场也无一例外地,放出了远比趋势走得顺畅时更大的成交量或叫换手率。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些震荡行情有效的清洗了底部区间的获利筹码,主力的针对策略取得了相当好的效果,而那些猛烈放大的成交量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市场上的交易者,出于对可能到顶的恐惧感或对未知不确定性的担忧,而抛出了手中那些在底部买入的廉价筹码后,他们往往会换入一些价格看起来仍旧便宜的股票,而对自己曾经抛出,而现在又已经另创新高的股票是绝对不会去追回来了,因为这样他们会有一种吃亏了的错觉。

结果是新买的低价股,涨时不涨,跌时一马当先,原来抛出的创新高的股票,一涨再涨一去不回头。

试问:如果没有这样的大震荡行情,这些股民会抛出他们手中的股票吗?

虽然这些股民可能都不知道什么叫趋势跟随系统,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在行为上符合了趋势跟随系统的要求,从而从市场上获得相当可观的收益。

博弈最美妙的地方在于,可以通过你的行为在逻辑上追述出你的原由!因为人的行为是有逻辑的!

今天就可以在这大胆的预测,下一轮牛市市场,必定还有会这样的震荡行情,在牛市的进行中不断产生,因为发不发生,这不是由人的主观愿望来决定的,而是由市场客观的利益来决定的。

只要趋势跟随系统,还是普通人在牛市获得利润的最佳途径。那么,这种破坏趋势跟随系统的走势就一定会不断的产生。被人针对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证明了这种系统的绝对有效性。

虽然趋势跟随系统的有效性,已经不需要讨论了,但被主力强行增加风险或转嫁成本,还是很让人不愉快的事情,要不,你把这部分损失当作是系统性风险一样对待,这样虽然总体获利幅度会被压缩小很多,但不会犯大错误,不会因为心态被破坏了,而产生第二类风险,从而导致想象不到的大额亏损。

所以,第三类风险可以因为我们的策略改变而改变。通过策略强加于我们的风险,也可以被我们通过策略给对冲、转移,甚至转化成利润。

但必须说,可能对于大多数股票交易者,选择默认为成本的方式或许更好,因为想要做到对冲转化这类风险,是需要极高的技术水准与驾御心灵能力的。如果你没处理好,甚至可能会引发第二类风险的产生。

如果想取得超越普通人范畴的成绩,那么如何去把握第三类风险就成为了关键中关键,那意味着必须要承担超越一般人的风险,拥有超越一般人的心灵驾御能力,掌握超越一般人范畴的技术能力,这些你真的做得到或者说愿意去承担吗?

还是拿海来举个例子,假设你是一个公司的老板,你手下有不少的船帮你运输货物,但你每年的利润却因为海上天气的原因,导致了你有一个恒定的系统性风险在那里,这样你公司生存下去的关键就在于,你每年因为大海系统性风险,带给你的损失要小于你运输货物以及减去人力成本后得到的那个数值。这样你的公司才可能运作下去是吧?

假设确实利润大于人力成本与海的系统性风险带给你的损失。但突然新问题来了,你的主要运输航道突然有了海盗出没。他们时不时地打劫你的船所运输的货物,让你成本直线上升,你无比痛恨但又无可奈何。

这个时候你就会开始算一笔帐,如果打劫带给你的损失,加上之前的成本依然有余地,而且还挺大,那么可能就会把这样损失也计入运营成本中去。虽然痛恨海盗强加与你的成本却拿海盗无可奈何,你选择了默默的承担。

但如果利润在海盗的劫掠下所剩无几,甚至开始亏本了你还能那么淡定的把这样的损失计入你的成本吗?显然是不可能的,人的忍耐是有底线的。

如果只是降低利润水准或许就忍了,但一旦威胁到了生存,那必定拼尽全力的反抗到底了。

所以你开始出招反击了,你计算了下:

如果被这样打击10年要损失多少钱,然后拿出相当于其中3年的钱来悬赏捉拿这些海盗,虽然一次付出的绝对数值可能比海盗打劫你一年你损失的还要多,但从长期看,你其实是对冲了这个风险强加于你的损失。

或者你改变了海上的航线来与海盗玩捉谜藏,以此来降低被海盗打劫的总次数从而降低你自己的总体损失水平。

总之,你通过使用策略来达到与海盗互相博弈的目的。你发现随着你策略的不同,你的损失水平不是恒定的,而是变化的。你可以通过你自己本身的行为,而改变你的命运。

但海却不同,虽然每年发生风暴的次数也不相同,但与你做什么的关系却不大,甚至是没关系,可能今年被海多损失点钱,明年被海少弄沉几条。但在一个比较长的周期里,来观察你的风险水平基本恒定。

你不可能可以提前预知今年的天气到底会搞沉没几条船,所以你只要通过放大时间周期,来平复这样的风险。

如果假设今年会有大风浪,所以就减少出船的次数,想以此来达到降低风险的水平,这其实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可能对也可能错,如果对了那么可能真的就降低了成本。但完全可能错了,从而因为减少出船次数,而降低公司的整体利润水平。

这就是赢亏同源!

也不可能通过改变航行的线路,而达到降低风险的水平,因为海上的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可能发生风暴,你改变了线路,可能本来的航行线路没有发生风暴,而新换的航行线路却发生了风暴,依然赢亏同源。

你还是在做无意义的事情。









7
分享到:

扫码分享到微信

我要评论
守一 Lv2

1,541

风格稳健,交易理念独到,经历多轮牛熊转换,独创市场逻辑体系,大道至简,知行合一。

讲师最新文章

4条评论

知牛手机客户端

iOS/Android下载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